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重孝妇的博客

女想俏一身孝

 
 
 

日志

 
 

2016年12月20日  

2016-12-20 16:2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镇书记带队,副书记领衔,多人共同参与打伤一名妇女致多处骨折构成轻伤一级,结果用公款赔偿35万元后,副书记不仅毫发无损,还官升一级,任职乡长,目前还代行书记职务。而镇书记开始一样转任另乡书记,在当...

    镇书记带队,副书记领衔,多人共同参与打伤一名妇女致多处骨折构成轻伤一级,结果用公款赔偿35万元后,副书记不仅毫发无损,还官升一级,任职乡长,目前还代行书记职务。

    而镇书记开始一样转任另乡书记,在当事人的一再举报下,近日刚刚被免职。

    这样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河南新乡延津县。

    据新乡市延津县马庄乡一位村民介绍,今年5月份,马庄乡来了新领导,乡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地没什么大企业,乡里也就没什么大的进项,新来的两位领导开始打一些土地承包户的主意,即收回已承包的土地,重新进行发包。其中就包括承包地种树的姬生辉。

    2000年,姬生辉出资育苗植树300多亩,防风固沙,多次受到市县政府肯定和表彰。2002年,延津县打响植树造林翻身仗,姬与其所在的姬庄村委会签订了为期50年的《s307线姬庄段绿化带承包合同》(政策要求种树承包期限至少50年至70年)。2013年,姬生辉还响应上级号召,依法成立了延津县生源农业种植专业合作社,托管土地5000多亩。

    今年9月,刚刚就任马庄乡书记的张永体、乡长辛恒带着100多人要求姬生辉退出承包地,当场要重新丈量承包。

    姬生辉说,承办合同不到期,他不同意,双方发生了冲突,张永体带人强拆合作社大棚,强行拉走承包地里的花生30余包。

    与当地的土地承包户陆续发生矛盾后,当地群众开始关注二位新领导,二人之前的暴行由此暴露。据姬生辉介绍,之前,张永体、辛恒带人殴打53岁妇女聂建平致轻伤一级一事早已在县里传的沸沸扬扬。

    在一个名为“河南新乡聂建平”的新浪微博上,详细介绍了当天事件发生的经过:2016年3月13日,延津县城关镇史良村的聂建平得知自己的房子被时任镇党委书记的张永体带人拆了一间,急急忙忙带着儿子从外地赶回乡问个明白。

    当天中午一点多,聂到镇政府没找到张永体,打听着路找到张永体家。谁知,刚刚敲开占地有两亩大小,盖着四层楼房的张永体家大门,哭泣着的聂建平就被张永体一脚踹翻,紧接着,从张永体家二道门中冲出七八个人,由副书记辛恒领衔,围着聂建平母子暴打,还抢走了聂建平儿子用来报警拍照的手机。

    据聂建平回忆,当时张永体边打边叫,“给我弄死他俩,看我咋治你”,让手下打电话给派出所过来把聂母子抓起来,120救护车来后,不让现场救治。派出所的人到现场后,给聂建平的儿子带戴上手铐,关押一天后放出。聂建平被打伤不能动弹,公安干警征得张永体同意,才被救护车接走。

    医生检查,聂建平被打致三处骨折,经延津县城关派出所委托,法医鉴定聂建平为轻伤一级。自此,聂建平的家人不停告状,以致当地圈内人尽皆知,满城风雨。

    在这个署名新乡聂建平的新浪微博上,至今还留着聂建平的呼唤声:“大家都来救救我吧”,在这篇阅读量13万+,要求追究张永体、辛恒的法律责任。后面还附着两张照片,一张是躺在病床上的聂建平本人,另一张,是医院的诊断证明:腰椎l2、3、4中断。后来,经法医鉴定,三处骨折,鉴定为轻伤一级。

    按规定,构成轻伤,如果受害人不谅解,张永体、辛恒将被追究刑事责任,当然,公职也将同步失去。

    至此,张永体、辛恒知道事情大了。5月11日,二人让手下从镇政府财政所开具出35万元支票到当地农信社,由农信社将该笔款项办至聂建平个人名下,作为聂被打伤的民事赔偿,由派出所出面安抚,以求得聂的谅解,放弃追究刑事责任。姬生辉说,城关镇派出所所长跟张永体是同学,不然他会这么猖狂。

    5月13日,聂家人将该笔赔偿款取走。

    此事过去一个月后,张永体、辛恒二人一并调往延津县马庄乡,张永体还是乡书记,而辛恒,则由副书记官升一级,成为马庄乡乡长。自此,认为已经摆平此事的二人又恢复了的原来的官场状态。

    姬生辉说,在强制要求他退出承包地当天,9月22日上午,张永体和辛恒带了100多人,其中不乏刑满释放的地痞流氓。

    冲突发生时,姬生辉拿着承包合同质问张永体为何不诚信守约。张永体公然说“法,我不懂”,

    “我就喜欢这样干”。姬生辉说,这些,他都拍制了现场录像。

    姬生辉的老母亲抓住张永体手中一把软尺,企图制止其量地。张永体现场指令派出所的民警立即抓人。

    但民警说,“人家没有违法,我们怎么抓人”。张永体当场怒斥民警,“你们还想干不想了?”说完,张永体将软尺孟的一松,姬生辉的母亲猝不及防倒地,年迈的老太太当场晕了过去,目前还住在医院。派出所委托后,法医正鉴定中。

    11月8日,听闻媒体记者核实打人公款赔偿一事,延津县城关镇财政所所长侯广学在电话中含糊其辞,一边说知道此事,一边说他已不在财政所工作,称当时办理的是刘会计。在财政所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说,刘会计出去办事了,让打电话。但连续拨打,刘会计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随后拨打城关镇现任镇长的电话以及张永体的电话,以求核实此事,但多次拨打,均无人接听。

    城关镇派出所一名民警证实,确实曾有一起伤害案件,聂建平被打成轻伤,但拒绝透露具体情节和处理结果。他说,双方调解了,已经结案了,“轻伤可以调解”。

    只是,让人不解的是,一个视法律如儿戏的人,怎么会成为乡镇一把手,伤害事件发生后,副书记竟然还官升一级?伤害赔偿款,还能是公款?

    聂建平和姬生辉到处反映,还在网上发了实名举报信,前一段,引起有关部门重视,免去了张永体的乡书记职务。据当地村民介绍,张永体被免职后,马庄乡一次大会上,辛恒公开宣布,今后,由他担任书记一职,另一刚到位的高姓工作人员担任乡长一职。

    对此,北京德和衡(郑州)律师事务所陈波说,姑且不提故意伤害后二人升职的事情,如果上述属实,仅仅用公款赔偿,就已经涉嫌渎职犯罪。

    因为,故意伤害罪是个体行为,毫无疑问应由个人赔偿,二人利用职权将公款非法占为己有,当做个人赔偿款使用,涉嫌贪污罪,应由司法机关介入调查,追究二人的刑事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176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