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重孝妇的博客

女想俏一身孝

 
 
 

日志

 
 

我披麻戴孝的经历  

2011-03-26 11:05:30|  分类: 孝女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披麻戴孝的经历 - 美重孝妇 - 清清小溪的博客我披麻戴孝的经历 - 美重孝妇 - 清清小溪的博客


       我今年35岁,河南大学毕业,在新乡某局工作。老公在政府工作。一个儿子,在河师大附中上学,我原籍平顶山,老公原籍卫辉。我们2003年结婚。父母在卫辉老家生活。2004年公公去世。2011年婆婆去世。我是孝友,重孝服爱好者,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穿重孝的感受。

04年,我刚29岁,是一个标准的都市白领少妇,除了逢年过节平时没有回过丈夫老家,我出嫁后携老公一直还和妈妈住在一起。我刚结婚不久的一天,婆婆来电话,说公公病故,叫我赶快回家参加丧事。
       妈妈说:“你是儿媳,回去后要行重礼呢!你会吗?”“怎么行重礼?”我问道。妈妈说:“你要行二十四拜大礼呢!”“就是跪下磕二十四个头吧?”我问。妈妈说:“没那么简单。要跪下按规矩磕头。那头不好磕呢!”“那怎么办?没人教过我,我不会呀!”我犯难了。妈妈说:“不要紧。正好你姐姐在家。她婆婆去世的时候,她行的就是二十四拜大礼。让她教教你吧!”。于是,姐姐跪下磕起头来,我跪在姐姐旁边,仔细地看着,认真地学着。叩拜了几遍后,不管怎么说,这二十四个头总算磕下来了。
       要走了,妈妈拿出我的三双长统袜,无论如何叫我套上。“干嘛要穿三双呀?穿那么多干嘛?”我不解的问。“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妈妈说。“磕头累着呢!”姐姐在旁边说。

回到家,我们哭了一会,有人说:别哭了,该换孝服了,我就到了里屋,大家帮我穿孝服.我因没穿过,不知怎么穿,大家就帮我穿好孝裤,孝服,孝鞋,腿上扎上孝带.头上扎上孝巾,腰上扎上麻绳,一切穿戴好后,老人说;出去跪着守灵吧,就这样,我成了一个重孝女.以后又是磕头,又是哭灵,成了完全的孝女.

    第七天是公公出殡的日子,天刚放亮,婆婆就为守了一夜灵的老公和我端来了小米粥催我们赶快喝下,之后一直到公公下葬完毕我们是没有时间再吃饭的。妈妈怀抱一团白布把我叫到了公公的灵前站好,抖开后我才发现是很长的一匹白布,宽约一尺半,我看到妈妈眼含热泪、颤抖着双手从布的一头开始用布做了一个直径近一尺的球状的布团,球心用白线扎好,其余的布捋成一条状在我的腰部自前向后布团一端在上另一端在下在腰后部正中十字交叉后使布团垂于我身后膝盖水平,另一端向上自我的肩部绕到胸前后与腰部的布带绑在了一起,然后又在我的腰上系上了一根粗粗的麻绳,再取下了我头上的孝带,把原来一尺见方的包头白布上换成了一块宽一尺左右的长方白布蒙住了我的头和脸部,再把孝带象原来一样扎好,最后又往我的手里塞了一根哭丧棒,后来知道,我为公公该穿的重孝这时才算齐整。由于白布遮住了眼睛和面部,身穿重孝的我在接下来的时间就一直由两个身穿孝服的干姐妹搀扶着进行完公公的葬礼。老公的腰里也系上了一根粗麻绳,头面部也一如我的一样蒙上了一块白布,只是没有腰里的白布,由两个穿孝的表弟搀扶着。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为啥要用白布遮住眼睛和面部,但我明白了出殡前晚安排搀扶我俩的人的缘故了,没人搀扶孝媳没法走路了后来我才知道,孝媳和女儿出殡的时候要用白布缠在腰上,好象就叫缠腰布,孝媳的一般由娘家准备在出殡的这一天为孝媳缠上,出嫁的女儿的由婆家准备在出殡的这一天为孝女缠上,未出嫁的女儿则是自家准备。哭丧棒也很讲究的,一般孝子孝媳的都比较短,出殡的路上只有使劲弯着腰拄着哭丧棒走路,对于不孝的子女,人们会故意把哭丧棒弄的很短,使其在漫漫出殡路上不得不一直弯着腰,可能是出于对我的照顾,我的哭丧棒长长的,拄在手上不用怎么弯腰。

出殡前是捡罐,这是我的事情。我麻衣重孝抱着食品罐跪在供桌前,嘴里还不停地抽泣。穿孝的亲人每人捡三筷子菜,夹到食品罐里,筷子要一直传下去,不能沾桌子。众人捡完食品罐,我站起身来,自己也捡三筷子菜,放进食品罐里,然后有人用红纸封住食品罐口,我亲自把筷子插进食品罐里。之后,我就不能放下食品罐了,得一直抱着,直到墓地。

出殡时我和老公比起其它的孝子孝女都要辛苦,老公不但要头顶老盆,肩上还要扛着为公公招魂引路的纸幡儿——一根长棍儿挑着用白纸做成的长条状的东西,还有哭丧棍儿;我除了哭丧棍儿,还要怀抱食品罐,,我头戴孝搭头,身穿重孝衫,手柱白哀杖,怀抱食品罐。真是一位人见人爱的美孝妇。

起灵时,鞭炮声声催人泪下,哭声阵阵揉碎人心,老公和我哭得撕心裂肺,泪如雨下,周围观礼的乡亲也都忍不住擦起了眼睛,出殡正式开始,总管一声命令,老公举起老盆在洗衣石上摔碎,然后一支浩浩荡荡的送丧队伍犹如一条白色的长龙在哭声里蜿蜒着向坟地开去。

老天好象也为我们的哭声所动,灰色的云在山顶的天空云集,微微的山风夹杂着零星的雨滴。在初夏的山路上,到处是白色的孝带在舞动,白色的身影在晃动,白色的哀泣在荡漾。

坟场,是亲人阴阳相隔的凄凉之所,子女们悼念亲人的悲伤之地。在震天撼地的哭声中,装着公公遗体的棺材缓缓被放入挖好的坟墓,棺材在墓穴内放置好后,我和老公下到墓室内做最后的清理工作,老公哭泣着用颤抖的手擦拭着公公棺木上的灰土,我虔诚地把我一直抱着的食品罐儿放置在公公的棺木上,,以供公公在天之灵享用。虽然说我并不相信这些迷信色彩十足的东西,可我依旧做的十分虔诚,宁可相信这些都是真的。

安置好墓穴里的一切,我们又在公公的棺前燃上两支白色的蜡烛和最后一柱清香,准确地说是一把清香,墓道口被迅速地用事先准备好的青砖封起,香点燃后的青烟一缕缕从砖缝里飘了出来,升上了天空。女眷们被要求走到远远的地方,孝子们则被要求跪在坟墓前。帮忙的乡亲挥动着铁锨用土将墓道填起,管事的不时一声高喊“孝子磕头了”,跪在坟前的孝子随着管事的喊声,磕头答谢乡亲们的帮忙,铁锨舞动的更快了,一个圆圆的坟丘把公公和我们彻底隔在了两个世界。坟的中央插上了老公一路扛来的白幡儿,四周是亲友们敬献的花圈。

帮忙的乡亲们收拾好工具走了,墓地只留下了身穿重孝的亲人,将要进行的是安葬亲人的最后一道程序——圆坟。老公提起一把装满水的水壶,我和亲友们跟在后面,老公边走边洒水,大家沿着坟墓转起了圈,边走边用脚踩实坟周的松土,懂点风俗的亲友不停地提醒,要正转三圈,倒转三圈。此即所谓的圆坟,其实就是踩实坟周的松土,以防下雨时雨水灌入坟墓泡了棺材,拳拳孝心可见一斑。

 

 

                                                                                    【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0785)|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