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重孝妇的博客

女想俏一身孝

 
 
 

日志

 
 

姐姐戴重孝  

2011-03-01 00:13: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成家的小院内也站满了人,村里的刘大妈在门口拦着哭喊的大成说孩子别哭了,去看看你娘吧。大成娘躺在正当门的硬板床上,用一块白布盖着,大成俯下身子掀开白布看见娘那张脸已经变形,大成哇哇地大哭起来,刘大妈赶忙用白布把大成娘盖上。大成天昏地暗地哭了好一阵,才听见魏大爷在耳边说娃子,别哭了,过来给你刘叔叩个头,他是咱们村的村主任,最大的官,你娘的后事还得他来张罗。魏大爷说的刘叔是刘满囤,今年五十多岁,当了十多年的村主任了,在村里也算是德高望重之人。于是大成跟着魏大爷来到当院里给村主任磕头,刘主任赶快把大成扶起来说孩子,你娘的事你就别管了,虽然咱魏湾就你两家姓魏,可咱祖上都是一家人,村里已经商量好了,一家出十块钱把你娘的后事办了。

       刘主任正在说话之际,大门外已听见嘤嘤的哭声由远而近而来,大成听出来这是姐姐来了,姐姐香玉是村里人刚去报丧后赶过来的。

姐姐悲泣的哭声由远及近,进得院来看到站在门口的弟弟,不觉哭声更大了。姐姐一头冲进屋内附在娘的床头哭着说,娘啊,我不是给你说了吗,不让你到山上去摘木耳蘑菇了,那能卖几个钱啊,你硬是不听,这下可好,连命都搭上了,娘啊,你怎那么不听话呢,弟弟上学能花几个钱呢,你这样操劳,没享一天福啊,你回来吧。娘啊!

      直到这时大成才知道娘瞒着自己上山上去采野蘑菇晒干后卖了钱供自己上学。

       大成的泪水像线串一样流了下来,悲泣声越来越小,大成一头栽在了地上。

       众人把大成扶起来又掐又喊了好一阵,大成才缓过气来,他哭着喊着都是自己害了娘啊。

      大成娘的丧事办的也算隆重,村里的大杨树伐了两棵做成了一口白棺,刘大妈又给姐姐香玉做了一身孝服,姐姐穿孝的身影是大成终生难忘的,而且他这种难忘又和别的记忆不太一样,以致于影响了大成的后半生。

     当姐姐穿上孝服的那一刻,大成突然觉得姐姐漂亮起来,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姐姐这么好看。

    娘入殓的当天早上,刘大妈把昨夜连夜做的孝服一件一件的给姐姐穿上,姐姐的鞋子全部被白布护上了,腿上套了一件又肥又胖的白布裤子,腿脚用白布扎着,上身套了一件又肥又大的白孝褂子,直到脚跟,头上盘了一个又厚又长的穴头白孝布,刘大妈说姐姐出了门的人了,所以头上孝布要盘起来。大成穿了双白鞋,头上戴了个白孝帽,孝服短些,腰里扎了一条麻绳,刘大妈说在这阴阳山的死人讲究的就是儿女的孝顺,否则到了山谷那边会受人欺负的。

   大成这两天的悲痛似乎已经麻木,眼泪也不流淌,他那双哭肿的大眼睛,时不时地却死死地盯着姐姐的孝服。

    出完殡村里人都回了家,姐姐留下来照顾大成,姐姐把大成揽在怀里不断地抽泣,大成躺在姐姐的怀里,闻着孝服上传来的粉浆味儿,他贪婪地吸吮着。他不想离开姐姐的怀抱,更不想离开姐姐这身重孝,他觉得姐姐就像魏大爷讲的奶奶庙中那个身披白沙像观音菩萨下凡一样的人祖奶奶。姐姐说娘死了,让大成等明天给娘圆了坟后一块上她们村里去生活,问大成愿意去不愿意。大成说愿意去,只要姐姐愿意带他,他就去。

      可是到了第二天村主任和魏大爷却不干了,刘主任说香玉,虽然你娘走了,可大成还是咱魏湾的孩子,如果你把你弟弟带走了,人家外人会怎么看咱魏湾的人呢。

    姐姐说俺也不想连累大伙,再说把弟弟一个人留这儿俺也不放心。

    魏大爷说就让大成跟着他过,大不了锅里多加一碗水就是了,一个孩子能吃多少呢。

       刘主任说我看这行,让大成跟着魏大爷,村里每年给魏大爷补助,他去找学校,什么学费书费也不让学校收大成的,地里收的东西让香玉帮助来收,收了也给魏大爷,问香玉这样办行不。

    香玉说只要大伙不嫌弃俺弟弟,怎着都行,于是姐姐临走时给主任和魏大爷磕了几个响头。

    姐姐牵着大成的手,又来到娘的份上,姐弟俩把母亲的坟添了些土圆了圆,坟前白幡飘飘,姐姐洁白的孝服在寒风中飘动,系在姐姐脑后的白孝布随风飘摆。

     大成看着姐姐傻了眼,姐姐低头看了看弟弟,大成有些不好意思。

    姐姐问大成看啥呢。

    大成说看你呢。

     姐姐问看我啥。

     大成说看你穿孝服真漂亮。

     姐姐哭了,傻弟弟,娘死了,我穿孝有啥好看的,你太小了,你还不懂事。说着姐姐又呜呜地哭起来。

      大成两眼却流不出泪水,忽然间大成的双眼里竟泛起了红光,大成觉得自己的两只眼睛像带上了滤光镜一样,眼前顿时混沌起来,       刹  那间他好像看到阴阳山那边山谷北沿的阴间里,娘和爹正肩并肩地走在喧闹的集市上,于是大成便喊娘爹等等我。

姐姐说弟弟你喊啥。

大成说你看那是咋娘咱爹。

姐姐说弟弟你想娘想疯了,那不是咱娘,那是群山。

 姐姐,你以后还穿重孝吗?姐姐说弟弟你想看姐姐穿重孝吗?只要弟弟愿意看姐姐穿重孝,姐姐就一直穿。让你一直看穿重孝的姐姐

   好吗,大成说看你穿孝服真漂亮。我想看姐姐穿重孝。姐姐说我也喜欢穿重孝,女想俏一身孝吗。

娘死后一期的早上,大成便早早地来到娘坟前等待着姐姐香玉来给娘烧纸。

大成今天头上没戴什么孝,身上的孝褂也没穿,只是脚上那双被白布护过的布鞋已被弄得脏兮兮的。大成蹲在爹娘的坟头边,看着寒风吹起的已烂的不成样子的白幡,两眼禁不住地流泪,学校老师和同学都已知道了这个不幸的消息,大成的同班同学秋冬还偷偷地塞给大成两个白馒头,秋冬的妹妹水莲比大成小两岁,扎着两个羊角辫,整天跟在秋冬和大成的后边活蹦乱跳地不知道大成的悲哀,有时遭到她哥哥秋冬一顿训斥便躲在远远的落泪。

日头刚出一竿子高,姐姐香玉便从山那边赶了过来,来给娘头期烧纸,香玉还是那身白孝服。好像是洗过了,比走时白多了,头上的穴头布紧紧地穴在头上,脚上却穿了一双刚刚做好的白孝鞋。大成看姐姐过来,赶紧站起来去迎姐姐,姐姐把提篮放下从里边拿出供品摆在坟前,又从蓝内拿出一双刚做好的白布鞋让弟弟换上说,看你的鞋子已脏的不成样子了,这是姐连夜赶做的孝鞋,以后你上学就穿这双白鞋吧。

于是大成乖乖的换上白孝鞋,把脚上换下来的鞋子装在书包内。姐姐点上纸钱,不免又爹啊娘啊地大哭一场,而大成却站在一旁,看着远处的群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或许他还希望自己的眼睛再次发出红光,像戴上滤光镜一样,再次能看见阴阳山北边的阴间情景,再一次能看见爹娘,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进入了幻境,是不是幻觉造成的那次眼前的景象。可是他又觉得娘死的那天下午,他真的是看见了山谷那边的世界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那个阴阳两界之隔的通道口在哪儿呢。

大成还站在那儿发愣,这时姐姐香玉已收拾好供品站在了弟弟身边,她看着发愣的弟弟心酸急了,她问弟弟,这几天过额还好吗,在魏大爷那儿能吃好吗。

大成从梦幻中惊醒过来,看着满身重孝的姐姐无言以对,不知道姐姐再问什么,姐姐的眼圈又红了起来。姐姐把弟弟揽在怀里,姐弟俩站在爹娘的坟前默默地站了良久,终于大成对姐姐说,姐咱走吧,你回去吧,你家里还有许多事做,我在魏大爷家过的挺好,魏大爷每天都给我讲故事听,我不想娘,也不害怕,只要姐在娘逢七的日子过来,我见见姐姐就行。

姐答应大成,姐逢七一定过来看娘看爹,决不让爹娘孤单,也不让弟弟失望。

这一夜大成在魏大爷家吃了饭早早地回到自家那两间破房子里,原本魏大爷不让他回家住,可大成硬着头皮自己回了家,他说他不害怕,自己娘呢,死了有啥可怕的,那是自己的亲人,他相信娘会在山谷那边的阴间庇护着自己。魏大爷拗不过大成,把大成送回家后,独自一人又回到自己的小屋,那屋里有养活着他的那头庄羊,怎么着也不能让它丢了。

大成躺在床上,并不是像别的死了娘的孩子那样悲叹不已,他满脑子却都想着怎样找到上山谷那边阴间去的那个过口,到那儿就能找到他的娘和爹。大成对爹的印象不是太深,可对娘的音容笑貌他是一点也不会忘记。他想假若是姐姐穿着白孝服的样子变成了观音菩萨下凡的那个人祖奶奶该多好。这样他随时都让姐姐告诉他那个上阴间的山谷口在哪儿,他啥时候想见娘就可以见娘,想着想着大成竟睡着了。

不知是梦境或是现实,大成竟迷迷糊糊地见到了人祖奶奶,人祖奶奶和姐姐一样年轻漂亮,穿着浑身的白沙,只是头上披着的也是白沙,不是姐姐那种穴头布而已。大成问人祖奶奶他想找到去阴间去的那个山谷口。人祖奶奶没有说话,只是用佛尘往北指了指。只是那阴阳山下顿时一道红光,一个大缺口慢慢地现了出来。从山谷口望去,那边就像是海市蜃楼一般,街道上热闹非凡,即可看见普普通通的人。也可以看见一些牛头马面之类的神鬼判官。大成来到缺口处往里一迈步,竟发现那是一道城门,城门口内摆满了各种小吃摊。大成想看看都卖些什么好吃的,再往里看竟然看见了自己的同班同学刘夏雨。刘夏雨是村主任刘满囤的女儿,在他们班就数她娇生惯养,听说到了假期夏雨还到城里她姑姑家住上几天,她姑姑早年和一个下乡的知青结了婚,后来落实了政策跟着知青进了城。

于是大成看见夏雨便问夏雨,你怎么在这儿。刘夏雨看了看大成,好像不认识一样问你是谁。大成说我是大成啊,你不认识了,你怎么还是那么目中无人啊。

夏雨抬头仔细看了看大成,我真不认识你,不过你和我们阴间的一个人倒是很像,只是他的头发是白的,你的头发是黑的。

大成说你是阴城的,我在山谷南沿和你是同班同学啊,怎么你就成了阴城人了。夏雨说你可能让你错认了,于是转脸就走。

大成还没有来得及问一声,只见刘夏雨的身影变成了一股白烟飘了起来,瞬间再也看不见。

大成再往前走看前边一个背影像是自己的语文老师赵老师,赵老师对大成可好了,五十多岁可就是胡子留的太长,而且都已经白了。大成喊赵老师,你在这儿干啥,那人回过头来把大成差点吓个半死,那人哪是什么赵老师,二是一个无脸的鬼魂。大成吓的大气都不敢出,拔腿就跑,他还想再往前走走去找娘和爹,不料咣当一声响,把大成从梦中惊醒,原来是天已大亮,姐姐已经来到了家中。

姐姐喊醒大成,问大成今天怎么睡在家里,她说她去魏大爷家找,魏大爷说大成回了家住,大成揉了揉双眼,看了看姐姐说,我想回来住吗,住在别人家总不是个长法,再说我也这么大了。

姐姐今天没穿孝服,只是头裹着孝布,脚上穿着那双新白孝鞋,大成又看了看姐姐没有言语。

姐姐说看啥,孝服在篮子里放着呢,我找魏大爷家去找,是不能穿着孝服去吧,魏大爷怎么大年纪了,穿着重孝对他多不好,万一魏大爷有个好歹,咱妨碍了人家长寿,以后谁来照顾你啊,说着姐姐从桌子上的篮子里取出孝服穿上,又拿出一沓纸钱说,走弟弟,赶快去上坟,上了坟你好去上学。

大成说我请过假了,今天上午不去上学了,我一会陪姐姐去坟上给爹娘烧纸去,多和娘说说话。

姐姐说你还能给娘说什么话,她能听到吗。

  评论这张
 
阅读(369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