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重孝妇的博客

女想俏一身孝

 
 
 

日志

 
 

梨花带雨的小白鞋  

2011-02-05 09:07: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白鞋”者,本村王家寡妇也。因不知其姓名,姑且称之为“王氏”。

   上个世纪30年代,王氏与其夫家均是乡绅大户,门当户对,遂结连理。其时王氏之夫君为国军一下级军官,正在服役,适逢战事吃紧,婚后急返军营,此后即杳无音信。

   王氏公婆体弱多病,又加时局不稳,兵来匪往,家中资财日见其少,惊恐忧愤,乃翁一病不治,呜呼哀哉。王老财膝下只有一子,并无半女。故按本地风俗,摔盆打幡,唯有其儿媳王氏。王氏出身书香人家,自幼受孔孟之道熏陶,熟知三纲五常,自然是一切尊礼而行,唯丧事为大。平时王氏大门不出,二门不进,深闺独居,此时也少不得要抛头露面,勉力支撑。

鲁西南一带,乃孔孟之乡,礼仪之邦。尤其这丧礼,极其讲究。且看王氏,白布搭头,麻绳束腰,孝裙斩縗\,孝鞋微露,哀杖拄地,极尽哀礼,虽嫡亲孝子孝女亦不过如此。原来,这王氏容貌虽不能说是女人中之极品,在周围十里八乡也算得上顶尖。皮肤白皙,身材窈窕,两点小脚,三寸金莲,走起路来袅袅婷婷,春风扶柳;嘤嘤而泣,犹如梨花带雨。又加一身重孝,真乃二乔丧夫、英台哭坟,静如文君新寡,清照独居;动若天女下凡,嫦娥奔月。出殡是日,非但本村民众倾巢而出,周边村民亦不请而往,犹如大集庙会,一时人头攒动,观者如堵,盖欲一睹王氏风采为快也。

王氏娇弱之身,经此一葬礼,犹如大病一场,数月乃愈。其间热孝未脱,春夏秋冬各季重孝服皆以做好。春秋两季,上身孝衣为月白色、灰色偏襟布衫,一字型白布纽扣,领口、袖口皆白布沿边;下摆、开衩处或白布沿边,或不缉边,毛茬自然外漏;夏季为纯白色粗布(当时农村很少有细白洋布,而重孝恰以粗布为佳)偏襟衫,除开衩、下摆系毛边外,其他与一般夏装无异。只这一个毛边,便可见重孝服与非孝服之分;冬季为黑色偏襟棉衣,白领,白扣,下摆、开衩处以约寸宽白布履里,外显白色毛边。孝鞋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穿着:第一阶段,为热孝期,一般为原布鞋(黑色或花色)用白布履面,如公婆皆亡,则全履;其一亡,则履其大部,仅留后跟。第二阶段(一般为“五七”之后),为全白色布鞋,或圆口或尖口,皆沿毛边;第三阶段(一般为出殡后第二、三年),多为月白色或灰色,亦有青色者,沿白色毛边。

且说王氏经常穿的,就是那双自己亲手做的尖口毛边白鞋。这鞋虽然是粗布而成,却是洁白无暇,一层不染。又加白布裹脚,直至脚踝而至膝盖以下,上接白布毛边孝衫,整个看去,全身洁白,俨然白衣仙子矣。王氏平时虽不出门劳动,但却经常到附近寺庙烧香。一来祭奠死去的公公,二来更为从军的丈夫祈福,求神保佑其平安。每次进香往返,莲步轻移,如白云飘飘,行者观之驻其步,劳者观之住其手,无不结舌而瞠目,行注目之礼也,岂止回头率哉!

更有一些鳏夫光棍儿,混混无赖者,尤今日之追星一族,如痴如狂,挖空心思,搭讪献媚,挑逗勾引,甚而做些轻浮之举,欲博一笑。然王氏冰心玉壶,始终不为所动。俗语云:寡妇门前是非多。王氏虽非寡妇,但常年空房独守,又兼花容月貌之色,难免成为街头巷尾议论之焦点。最初也不知哪位别出心裁,背后以“小白鞋”称之。此名一出,响应群起,不久“小白鞋”大名如雷,世人只知有“小白鞋”而不知有王氏也。

转眼三年服满,小白鞋正欲除服,不料其婆婆又病。小白鞋终日服侍在侧,衣不解带,食不甘味,极尽孝道。然天不佑人,婆母病急难治,还是撒手而去。

小白鞋重孝未脱,又穿热孝。少不了又是守灵祭奠,送葬哭丧。此次与上次穿孝哭丧又有不同,上次公公去世,尚有婆婆相依为命。这次婆婆又去,自己孤身一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且夫君数年未归,凶吉未卜,顾重孝而自怜,不免悲由心生,哀从衷来,多年所积之悲、殇、愁、思、怨,一齐喷薄而发。送葬路上,小白鞋直哭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涕泪交流,湿透孝襟。先哭一声爹,后哭一声娘,再叫一声苦命的我,一步三叹,几度昏厥。虽有哀杖在手,却力不能支,瘫软在地,尤如泥块。幸有族人孝眷两边搀住,好歹办完丧事,可怜小白鞋已是哀毁骨立,筋疲力尽,恰似病西施一般。

正应了那句“红颜薄命”的老话,屋漏偏逢连阴雨,船破单遇顶头风。有些许男人,偏是被小白鞋那病态摸样迷得神魂颠倒,暗作梦中情人、为之害单相思者不在少数。更有一些脸皮颇厚者,登门爬墙,当面求爱,甚而动手动脚。无奈小白鞋意志坚如磐石,无动于衷,谨守妇道,从不越轨。那些自作多情之人垂涎欲滴,又无可奈何,便想办法搞些恶作剧戏弄之。

当地民俗,小叔子可以向嫂子(一般为远房或异姓)调侃甚至说些调情的话被视为正常,而比女性年龄大的同辈男人(称为大伯哥)则是最需要保持距离的,这种距离甚至要超过长辈的叔叔。俗语:小叔公,大大伯,碰倒叔公躲大伯。就是此意。且说小白鞋一心在家守孝,对外界事情一概不知,便有同辈年轻男子戏之曰:“我XX哥回来了!”(XX哥是年轻人对小白鞋男人的称谓)初听此话,小白鞋真的以为喜从天降,不免脸红心跳,欣喜若狂。但仍不失大家闺秀风度,轻声问道:“你听谁说的?”

男子道:“已经来到村头了,还不快去迎接!”

小白鞋道:“烦请兄弟帮俺迎一下吧!”男人答应一声“好”,转身去了。

这边小白鞋赶紧梳洗打扮一番,穿上平时自己那件最可体的白色毛边孝服,换上毛口的白孝鞋,整理了一下白孝髻,走到自家门口迎候。约莫等了两个时辰,不见夫君踪影,便有些魂不守舍。有心走到村口,又怕人家笑话自己轻薄;不去,心中实在煎熬难忍。直到日落西山,看看没有希望,只好含泪关上大门,回到堂屋。俗语云:一日夫妻百日恩。想着丈夫英俊模样,以及新婚不久之千种柔情、万般恩爱,真可谓郎才女貌,珠联璧合。今日一身重孝,孤伴青灯。且又遭不良男人诓骗,不免百感交集,痛哭失声。此后,又有村中男人报告类似消息以戏弄之,小白鞋虽然已有上次教训,但盼夫心切,仍寄希望予万一。如此,在一次次希望和失望中,小白鞋的盼夫情结终于象“狼来了”一样归于毁灭,留给人们的却是茶余饭后的笑谈。

六年即将服满,不料小白鞋娘家突然来报丧,说是小白鞋亲生母亲过世。这一消息不啻晴天霹雳,小白鞋闻报,当即昏厥,多时乃醒,欲哭已无泪焉。经族人劝慰,情绪稍定。自然还是哭泣奔丧,守灵送葬。原来,老家民俗,晚辈给长辈穿孝之轻重,皆取决于与逝者感情之厚薄也。一般出嫁女为亲生父母穿孝,反而重于和长于为公婆穿孝。所以,小白鞋为亲娘穿孝又是三年。说来亦巧,娘孝将除,其父又逝,少不了又是三年重孝。如此,小白鞋身穿重孝已有一十二年也。

中华解放,小白鞋因家庭富有,被定为地主成分。土地、瓦房皆被充公,自己迁至土房两间。之后,初级社而高级社而人民公社,更有大跃进、文化革命,声势浩荡,天翻地覆,每次小白鞋作为“四类分子”,皆为斗争对象。其所受皮肉之苦,精神之虐,生活之难,非一言所能尽。期间有传言:小白鞋丈夫跟随老蒋逃至台湾,已官至师长矣。亦有高人分析,小白鞋丈夫解放战争时期就已阵亡,不在人世久矣,云云。小白鞋亦知,即便丈夫在世,今生定然难得再见一面。索性权当丈夫阵亡,决心为其穿孝终身。

据传,斗争运动时期,有村干部乘小白鞋之危,许以利害,欲行非礼。小白鞋严词正色曰:“吾乃良家女子,岂可为蝇头小利而污一生清白。况重孝在身,哀丧未已,岂能做这寻欢作乐、于礼不合之事乎!”

又据传,小白鞋迫于无奈,与某村干部勾搭成奸,明铺夜盖,俨然夫妻矣。传者绘声绘色,添油加醋,如临现场。孰真孰假,遂成一迷。

八十年代初吾曾返乡省亲,见到小白鞋一面。虽然人已垂垂老矣,但精神状态尚好。仍是一身重孝,白鞋仍是一尘不染。但之后多次返乡,来去匆匆,皆不得见。前日电话询问,乡人云,小白鞋前年已去世也。呜呼哀哉!但不知

者,本村王家寡妇也。因不知其姓名,姑且称之为“王氏”。

   上个世纪30年代,王氏与其夫家均是乡绅大户,门当户对,遂结连理。其时王氏之夫君为国军一下级军官,正在服役,适逢战事吃紧,婚后急返军营,此后即杳无音信。

   王氏公婆体弱多病,又加时局不稳,兵来匪往,家中资财日见其少,惊恐忧愤,乃翁一病不治,呜呼哀哉。王老财膝下只有一子,并无半女。故按本地风俗,摔盆打幡,唯有其儿媳王氏。王氏出身书香人家,自幼受孔孟之道熏陶,熟知三纲五常,自然是一切尊礼而行,唯丧事为大。平时王氏大门不出,二门不进,深闺独居,此时也少不得要抛头露面,勉力支撑。

鲁西南一带,乃孔孟之乡,礼仪之邦。尤其这丧礼,极其讲究。且看王氏,白布搭头,麻绳束腰,孝裙斩縗\,孝鞋微露,哀杖拄地,极尽哀礼,虽嫡亲孝子孝女亦不过如此。原来,这王氏容貌虽不能说是女人中之极品,在周围十里八乡也算得上顶尖。皮肤白皙,身材窈窕,两点小脚,三寸金莲,走起路来袅袅婷婷,春风扶柳;嘤嘤而泣,犹如梨花带雨。又加一身重孝,真乃二乔丧夫、英台哭坟,静如文君新寡,清照独居;动若天女下凡,嫦娥奔月。出殡是日,非但本村民众倾巢而出,周边村民亦不请而往,犹如大集庙会,一时人头攒动,观者如堵,盖欲一睹王氏风采为快也。

王氏娇弱之身,经此一葬礼,犹如大病一场,数月乃愈。其间热孝未脱,春夏秋冬各季重孝服皆以做好。春秋两季,上身孝衣为月白色、灰色偏襟布衫,一字型白布纽扣,领口、袖口皆白布沿边;下摆、开衩处或白布沿边,或不缉边,毛茬自然外漏;夏季为纯白色粗布(当时农村很少有细白洋布,而重孝恰以粗布为佳)偏襟衫,除开衩、下摆系毛边外,其他与一般夏装无异。只这一个毛边,便可见重孝服与非孝服之分;冬季为黑色偏襟棉衣,白领,白扣,下摆、开衩处以约寸宽白布履里,外显白色毛边。孝鞋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穿着:第一阶段,为热孝期,一般为原布鞋(黑色或花色)用白布履面,如公婆皆亡,则全履;其一亡,则履其大部,仅留后跟。第二阶段(一般为“五七”之后),为全白色布鞋,或圆口或尖口,皆沿毛边;第三阶段(一般为出殡后第二、三年),多为月白色或灰色,亦有青色者,沿白色毛边。

且说王氏经常穿的,就是那双自己亲手做的尖口毛边白鞋。这鞋虽然是粗布而成,却是洁白无暇,一层不染。又加白布裹脚,直至脚踝而至膝盖以下,上接白布毛边孝衫,整个看去,全身洁白,俨然白衣仙子矣。王氏平时虽不出门劳动,但却经常到附近寺庙烧香。一来祭奠死去的公公,二来更为从军的丈夫祈福,求神保佑其平安。每次进香往返,莲步轻移,如白云飘飘,行者观之驻其步,劳者观之住其手,无不结舌而瞠目,行注目之礼也,岂止回头率哉!

更有一些鳏夫光棍儿,混混无赖者,尤今日之追星一族,如痴如狂,挖空心思,搭讪献媚,挑逗勾引,甚而做些轻浮之举,欲博一笑。然王氏冰心玉壶,始终不为所动。俗语云:寡妇门前是非多。王氏虽非寡妇,但常年空房独守,又兼花容月貌之色,难免成为街头巷尾议论之焦点。最初也不知哪位别出心裁,背后以“小白鞋”称之。此名一出,响应群起,不久“小白鞋”大名如雷,世人只知有“小白鞋”而不知有王氏也。

转眼三年服满,小白鞋正欲除服,不料其婆婆又病。小白鞋终日服侍在侧,衣不解带,食不甘味,极尽孝道。然天不佑人,婆母病急难治,还是撒手而去。

小白鞋重孝未脱,又穿热孝。少不了又是守灵祭奠,送葬哭丧。此次与上次穿孝哭丧又有不同,上次公公去世,尚有婆婆相依为命。这次婆婆又去,自己孤身一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且夫君数年未归,凶吉未卜,顾重孝而自怜,不免悲由心生,哀从衷来,多年所积之悲、殇、愁、思、怨,一齐喷薄而发。送葬路上,小白鞋直哭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涕泪交流,湿透孝襟。先哭一声爹,后哭一声娘,再叫一声苦命的我,一步三叹,几度昏厥。虽有哀杖在手,却力不能支,瘫软在地,尤如泥块。幸有族人孝眷两边搀住,好歹办完丧事,可怜小白鞋已是哀毁骨立,筋疲力尽,恰似病西施一般。

正应了那句“红颜薄命”的老话,屋漏偏逢连阴雨,船破单遇顶头风。有些许男人,偏是被小白鞋那病态摸样迷得神魂颠倒,暗作梦中情人、为之害单相思者不在少数。更有一些脸皮颇厚者,登门爬墙,当面求爱,甚而动手动脚。无奈小白鞋意志坚如磐石,无动于衷,谨守妇道,从不越轨。那些自作多情之人垂涎欲滴,又无可奈何,便想办法搞些恶作剧戏弄之。

当地民俗,小叔子可以向嫂子(一般为远房或异姓)调侃甚至说些调情的话被视为正常,而比女性年龄大的同辈男人(称为大伯哥)则是最需要保持距离的,这种距离甚至要超过长辈的叔叔。俗语:小叔公,大大伯,碰倒叔公躲大伯。就是此意。且说小白鞋一心在家守孝,对外界事情一概不知,便有同辈年轻男子戏之曰:“我XX哥回来了!”(XX哥是年轻人对小白鞋男人的称谓)初听此话,小白鞋真的以为喜从天降,不免脸红心跳,欣喜若狂。但仍不失大家闺秀风度,轻声问道:“你听谁说的?”

男子道:“已经来到村头了,还不快去迎接!”

小白鞋道:“烦请兄弟帮俺迎一下吧!”男人答应一声“好”,转身去了。

这边小白鞋赶紧梳洗打扮一番,穿上平时自己那件最可体的白色毛边孝服,换上毛口的白孝鞋,整理了一下白孝髻,走到自家门口迎候。约莫等了两个时辰,不见夫君踪影,便有些魂不守舍。有心走到村口,又怕人家笑话自己轻薄;不去,心中实在煎熬难忍。直到日落西山,看看没有希望,只好含泪关上大门,回到堂屋。俗语云:一日夫妻百日恩。想着丈夫英俊模样,以及新婚不久之千种柔情、万般恩爱,真可谓郎才女貌,珠联璧合。今日一身重孝,孤伴青灯。且又遭不良男人诓骗,不免百感交集,痛哭失声。此后,又有村中男人报告类似消息以戏弄之,小白鞋虽然已有上次教训,但盼夫心切,仍寄希望予万一。如此,在一次次希望和失望中,小白鞋的盼夫情结终于象“狼来了”一样归于毁灭,留给人们的却是茶余饭后的笑谈。

六年即将服满,不料小白鞋娘家突然来报丧,说是小白鞋亲生母亲过世。这一消息不啻晴天霹雳,小白鞋闻报,当即昏厥,多时乃醒,欲哭已无泪焉。经族人劝慰,情绪稍定。自然还是哭泣奔丧,守灵送葬。原来,老家民俗,晚辈给长辈穿孝之轻重,皆取决于与逝者感情之厚薄也。一般出嫁女为亲生父母穿孝,反而重于和长于为公婆穿孝。所以,小白鞋为亲娘穿孝又是三年。说来亦巧,娘孝将除,其父又逝,少不了又是三年重孝。如此,小白鞋身穿重孝已有一十二年也。

中华解放,小白鞋因家庭富有,被定为地主成分。土地、瓦房皆被充公,自己迁至土房两间。之后,初级社而高级社而人民公社,更有大跃进、文化革命,声势浩荡,天翻地覆,每次小白鞋作为“四类分子”,皆为斗争对象。其所受皮肉之苦,精神之虐,生活之难,非一言所能尽。期间有传言:小白鞋丈夫跟随老蒋逃至台湾,已官至师长矣。亦有高人分析,小白鞋丈夫解放战争时期就已阵亡,不在人世久矣,云云。小白鞋亦知,即便丈夫在世,今生定然难得再见一面。索性权当丈夫阵亡,决心为其穿孝终身。

 

  评论这张
 
阅读(253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