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重孝妇的博客

女想俏一身孝

 
 
 

日志

 
 

2011年02月04日  

2011-02-04 11:5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叫婉雪,今年十九岁。九岁那年,爸爸不知怎么就死了。妈妈撕一小绺白棉布攥在手上,把我的小辫使劲往头顶梳,然后把那绺白布缠在了我的辫根上,缠的好紧啊,我的头皮都有点儿痛了。妈妈也把她的长辫子梳到头顶,缠上白布条,和我不同的是,妈妈还把头发盘成了一个纂,纂四周也紧紧地缠上了白布,我眼看着她双手弯曲着举过头顶,使劲拉扯打过一个结的白布的两端,系紧后又打了了一个活结。接着妈又拿出一块白布叠四层,成了一个长条,给我围在额头上,在脑后打一个交叉结系住,又打一个活结固定,活结的上部伸出来一些,与头顶的白布条相呼应。妈妈也给自己扎了一块,比我的更宽更长。我们娘儿俩扎好头以后,妈妈拿出两双鞔上白布的黑布鞋,一人一双换上。妈妈把一块较大的白布撕成四块,长条形的,一人两块缠在小腿上,一只小腿一块,外面再用麻线扎住。我的腰上也扎上了粗粗的麻绳,腰后还缀着一根用整把麻坯拧成的沉重的麻绳。妈妈没扎。
       后来了我知道这就是戴孝,我们那儿叫穿孝。
       给爸爸送葬时,妈妈给我一根柳棍。糊着白纸的柳棍,让我拿着别丢手,我逢人就下跪,逢人就磕头,一直到把爸爸送下地 。
       从四年级到初一,我整整戴了三年重孝。
       从那以后,我们母女俩只有相依为命了。
       十八岁那年,我上高三。妈妈一个人生活在乡下,家里穷,妈妈的身体也不好,没办法负担我。她的一个男同学喜欢我,认我做了女儿,我就住在他家里,叫他爸爸。高考结束的那一天,我高高兴兴回到家里,爸爸却拿出一个袋子,打开,里面是白色的孝褂子,大襟的,毛边。还有白色的裙子,也是毛边,还有就是白鞋、白腿子、白色的长长的孝巾、麻绳。爸爸叫我换上,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妈妈也没有了。爸说:“不要怕,还有我呢。快给你妈穿孝吧,你妈去世好几天了,她怕耽误你考试,不让告诉你。”我两腿一软跪在了地上,爸爸扯过孝巾叠成长条紧紧地扎住我的额头,在右耳根后边交叉打结系住,又把一个已经打好的大白蝴蝶结系在我本来高高梳起的头发上。对我说:“孩子,你妈临走的时候,一直叫着你的名字。她留下遗言,让你给她穿三天紧孝,三年重孝,你愿意吗?”我哭着说愿意。爸爸让我自己回房间穿好孝衣孝裙孝鞋,扎好白腿再出来。我出来的时候,爸爸已经拿着一根长长的白布在等着我了。我又跪在了爸爸面前,爸爸把我的两只手放在背后合十,用那根白布扎住手腕,再扎住大臂小臂和前胸,我的手臂就一动也不能动了。爸爸说:“你妈生养你十几年,受了不少苦,你也为你妈苦几天吧。”我就这样跪了三天,算是报答了一点妈妈。
       那一年夏天,人人都说热,我却一直为妈妈穿着重孝,偶尔上街买东西也依然扎着长长的孝巾和厚厚的白腿子,穿着孝鞋,孝褂子和孝裙子更不能少,我的头发上的白布做成的蝴蝶结也一直紧紧的扎着。走在街上,很多人都忍不住回头看。
       去大学报到的那一天,我头上仍然扎着孝巾。现在我大二,同室的五个女孩子都知道了我的身世,她们都各自准备一条孝巾,晚上睡觉时她们都扎在头上, 说是陪我戴孝。我说:“不要这样,犯忌讳。”她们说:“忌讳什么?扎着白头巾我们还觉得很妩媚很俏丽呢。等放假了,我们还要和你穿一样的重孝,一起去拜祭我们共同的妈妈呢,顺便看一看我们共同的爸爸。
  评论这张
 
阅读(158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