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重孝妇的博客

女想俏一身孝

 
 
 

日志

 
 

新寡上  

2011-02-01 09:43: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安苟延残喘地挨了一个半月终于走了。是在半夜里大家都睡着的时候,猛然拉玲娣的衣服。玲娣以为他要小便什么的,从躺椅上站起身拿便盆,就见李安肿胀的手在面前挥舞了两次又颓然地落下。开灯一看,眼半阖上了。找来值班的护士和医生听了听,又在胸口上乱把了几下,说没用了。玲娣唤醒一个同房的陪客,去叫自己的家人,须臾都来了医院,还有迷糊中的阿坤。玲娣叫一声,李安,阿坤来了,你放心地走吧。就抹了一把丈夫的眼,这回李安的眼牢牢地闭上就再也没有睁开。

对于李安的故去,玲娣是有些心理准备的,他的寿衣和遗像一个月前就让振弟准备了,公墓上的坟地也托父亲的朋友买下了,自己和阿坤要穿的重孝丧服她也在私下草草做得了,有臃肿的毛边孝衣孝裤孝裙、孝带孝箍、鞔白布的孝鞋、麻背心和麻冠。

堂屋中人们忙忙碌碌地搭着灵堂,李安的遗体躺在冰拒里,头前放上了供桌,桌上摆上了干鲜果品和点着的素烛,桌前纸灰盆里烧起了烧纸。供桌上摆了李安的大幅遗照,遗照用黑纱和白花围着镜框,门额上也挑起白布彩球。灵堂里摆着各色花圈,最触目惊心的是未亡人玲娣给亡夫的巨大花圈,纯白花的花圈垂下两条缎带,上写“痛悼亡夫李安”,落款是“爱妻玲娣泣挽”。灵堂搭好时,玲娣正由人陪着在厢房,她支撑着下地走到镜子边,那里有一大堆惨白的重孝丧服在等她。她轻手拒绝弟妹为她披孝,开始自己慢慢褪去身上的吉服,一件件给自己穿戴孝衣裳,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减轻自己新丧夫婿的悲哀,白布内衣,外面套上亲手赶制的粗针大线的孝衣孝裙,孝衣外再罩上麻背心,腰捆长孝带,腰带外又系上麻绳;白布做的长孝箍把团在一起的乱发束起,孝箍包住额头,下摆长长地垂在身后,孝箍包在额头上的部分还缝缀了5个棉花球,这是寡妇给亡夫穿的最重的孝;给亡夫戴孝,头上还要再披上尖顶的后摆左长右短的麻冠,白罗袜包裹的小脚穿上鞔孝的白鞋,白鞋尖还蒙上象征重孝的麻布。与此同时,婆婆和弟妹帮儿子阿坤换上重孝。热孝在身的母子由人搀扶到灵堂,开始守灵。

悲痛的丧忌中,重孝披麻的新寡和小小的孝子阿坤每天一左一右守在灵堂,来了吊客要陪祭陪哭。男客由阿坤磕头谢孝,女客来了会麻烦些,女亲戚们通常要扶灵痛哭,热孝的未亡人玲娣则照规矩跪着陪哭,一直哭到客人被劝止,才会有帮孝的妇女来拉劝玲娣,玲娣抽抽咽咽地停止哭泣后给女客磕孝头,女客受了玲娣的孝头后才走。

得到消息的工会主席带着花圈和丧仪代表厂领导和工会来吊唁。一进灵堂,他接过香放到香炉点上,帮忙的人点上烧纸,他在司仪的指引下向遗体三鞠躬,司仪一声“还礼”,阿坤给人磕了孝头,浑身缟素的玲娣也忙着爬过来,垂下罩在麻冠里的头坚持给工会主席磕了孝头。主席拉她起来,她垂泪说“谢谢大家,我重孝在身,就不请您多呆了。”主席刚走,玲娣的好友王敏和车间的几个朋友来吊祭了,她们都接过帮孝者递过来的孝带,扎在头上。看到浑身热孝的玲娣她们都垂下热泪,刚止住悲声的玲娣透过泪眼看到这么多好友,禁不住号淘大哭起来。王敏更是不在乎丧家一身重孝的忌讳,抢上几步半跪到玲娣身前和她抱头痛哭。人们拉劝了半天才让新寡和她的朋友们止住哭声,玲娣又照规矩分别给几个女友磕了孝头,接受新寡孝头时,几个朋友又一次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评论这张
 
阅读(200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