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重孝妇的博客

女想俏一身孝

 
 
 

日志

 
 

我的亲身经历  

2011-01-31 13:08: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0年的夏天,我在北京打工,住大杂院。

我们的院子很小,总共有两家,房东是个北京老太。我住进去的时候,隔壁还空着。

一个周六的下午,房东带着一位大姐进来了,大姐抱着一摞行李,看上去有二十六七岁,脸型稍瘦,穿着月白色的衬衣,扎着马尾辫额前头发也有些凌乱,有些疲惫,但是看得出她是个标致的女人。房东招呼了我一声,“这是你新来的邻居,姓张,老家河南的,有什么事你们多多照应。”大姐向我点点头,我答应了一声,也点点头。

第二天的下午,我正在睡觉,有人敲门,我打开门,原来是刚来的她,隔壁大姐。她看上去气色好了很多,只是让我感到好奇的是,她的马尾辫是用白布绳扎着。她跟我说“兄弟,你这有锤子吗?”我连忙说有,然后拿给她,她微笑点点头,说谢谢。我说,需要帮忙吗?她说不用不用,可是我心里知道她其实是想让我帮她的。

我跟着她进入了他的房间,房间不大12平米左右,中间是一张大床,旁边有张桌子。桌子上立着个黒色相框,上边用黑绸布扎着,里面一位五十多岁中年妇女的黑白相片。

这时她跟我说,“大床有点晃,可能是床腿不太结实”,我拿着锤子来到床边,刚要想敲打敲打,忽然一双孝鞋映入了我的眼帘,我的心猛然一紧!那是一双女式一带黑绒布鞋,孝布有点脏,绷在鞋上,露着毛边,鞋前面有几处孝布已经裂开了口。孝鞋后部没有全部封死,只是可能由于趿拉着鞋的原因,鞋跟被踩倒了。

我正有些不知所措,她却没有在意,接着说,“对,就是那个床腿有点晃”,我赶忙用锤子敲打了几下,又使劲推了推,“没问题了”。她说谢谢你啊,然后说,“你坐啊,有点乱,你喝点水”,说完给我到了杯水。

我靠近床边坐下来,努了努劲,指着相框说“这是您什么人啊?”,这一问,她的脸色忽然一变“这是俺娘,刚过去。。。还没出五七呢”“俺家里还有爹和哥嫂,俺娘一走,跟嫂子老吵架,俺一急就来北京了,想找份工作。”“嗨,来北京也不容易啊!!”我敷衍着,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那双孝鞋。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交往的多了起来,互相熟悉了许多。

 

我的亲身经历 - 美重孝妇 - 美重孝妇的博客我的亲身经历 - 美重孝妇 - 美重孝妇的博客

 

 

 

 

 

 

又是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我的裤脚有点裂缝,心想不如找她帮忙给缝缝。于是我来到她门前敲了敲,“进来吧”,我推门进去,不禁惊呆了:她正穿着肥大的孝服跪在地上,前面放着纸钱罐子,屋子有点烟气,倒是不浓。她见我进来,站起来,“扑通”又跪倒了,给我磕头。我简直有些不知所措,这时她跪在地上,用手拉了一下我的手,我不知道这种礼节,赶紧把她扶起来。

“今儿是俺娘的五七,昨天俺给俺爹打了电话,说回不去了,俺爹说让俺在北京烧烧纸就行了。。”说完,她扶了扶尖顶的麻布大孝帽。我这才仔细看了看她,她头顶麻布的孝帽,孝帽从头部耷拉下两条麻布,飘荡在胸前,额头缠着三寸宽的孝箍一直垂到腰部。上身穿着已经脏了的大肥孝服,如果不是中间有麻绳系着,足以装下两个她,下身的大肥孝裤,膝盖处都是土,绑着孝布裤腿,那双孝鞋已经穿上了,只是脚上还裹着孝布袜子。。。

这是俺们那的风俗,俺这孝服是出殡时候穿的,有些脏了,但必须还得穿到百日。俺那的闺女要给娘穿这2丈的孝服,见人还得磕孝头。”我说“大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她听完这话,忽然扑通又给我跪下了,“兄弟,俺们那的风俗是晚上去十字路口烧纸,孝子需要搀扶,你能不能帮帮姐”,我说“当然没问题”。她又给我磕了个头,我扶了她起来。

晚上八点多钟,我来到了她的屋里,一见面她照样又给我磕头,我心想这礼法可真够大的。然后她说“俺给俺娘糊了个小楼,你帮我拿着”,然后,她自己又抱着一大罗烧纸,和上午一样的全身大白孝服,这时我忽然看见桌子还有一顶孝帽,我说“姐,这还有一顶孝帽呢,”她一听这话,有些不好意思,“这一般是我们那的男子带的。。”我忽然明白了,上午还没见到孝帽,怎么晚上突然摆到了桌子上,莫非是她亲手给我准备的?我说“姐,那我带上吧,我们那的风俗一般给人送殡都要戴孝帽的。”顿时,她的眼圈一红,普通跪在地上“娘啊,你知道了吗?俺兄弟是多么懂事啊,娘啊,娘啊。。。。”我拉起她,带上孝帽,拿着纸扎“姐,咱们走吧。。。”

天已经黑了,一出门她就开始了大放悲声,弯着腰嚎啕大哭,我也知道了她为什么叫我扶着她,“娘啊,娘啊,俺在北京送你啦。。。俺那苦命的娘啊。。。娘啊,娘啊,你撇下那闺女享福去,你怎么不想想那苦命的闺女啊,娘啊,俺的娘啊。。。”她这一放声大哭,顿时引来了好多路人来看。我低着头,扶着她,一步一步走得很慢。。。

就这样,走着走着。。。我忽然听到旁边人们议论纷纷,“孝服这么重,哭得这么痛,孝顺啊”“哎,你看你看这女婿也是半拉儿子,怎么不哭呢?”这么一来弄得我简直没法办了,把头埋得更低了,她仍是一浪接过一浪的痛哭,人们接着议论,最后我把心一横,也大声假哭起来“娘啊,娘啊。。。”我这一哭她忽然不知所措了,大概停了几秒种,她的哭声更大了起来“娘啊,你好福气。。。娘啊,你别放心不下闺女啦。。。娘啊,我的娘啊。。。”就这样我们俩相互搀着,互相放声大哭,一步一步,三步一磕头,来到了十字路口。

她先跪了下来,划了个圆圈,中间划了个十字,然后把纸钱放到十字上,我把纸扎小楼放到前面,“娘啊,住好楼啊,娘啊,收钱啊,娘啊,花好钱啊,娘啊,好走啊,娘啊”,她的嘴里阵阵有词,安慰安慰。

我点燃了纸扎,熊熊大火燃烧起来,她亮起了嗓门,“娘--啊---”,这时我也跪倒了她的旁边,也大声提高了嗓门,“娘啊,好走啊---”,她这时哭得更厉害了,浑身发抖,声音有些沙哑,一边哭一边用带着麻布大孝帽的头触地,“啊、啊、啊、啊、啊、啊。。。”这时我抱紧了她,她肥大的孝服也把我裹了起来,我也感觉自己像是失去了亲人一样,趴在地上恸哭不已。

接下来,很多人都会想到,她也给我做了一套2丈的大孝服,还给我缝了白布孝鞋, 在她娘百日的时候,我们真正在一起烧了百日,再后来我们就住进了一间屋。。。。

到现在我还保留着她给我做得大孝服,并且经常穿上。她也会经常穿上她的那套有些更脏的大孝服,因为我跟她说,我喜欢你穿那大孝服,这是我们爱情的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4505)|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