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重孝妇的博客

女想俏一身孝

 
 
 

日志

 
 

让我如此感动的孝女  

2011-01-31 12:17: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快要过年了,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溜达。看看街上的年货。不知不觉来到了今年的文化市场,这里卖的都是春联和年画还有风筝。红红绿绿的摆了一大片,让人看了耳目一新,真有一些过年的味道了。

    在市场边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我看见摆着几幅没有装裱的画。出于爱好的吸引,我凑了近前。只见苍松奇石、雨竹雪梅,笔墨苍劲有力。虽未装裱,但也能看出作者的功力非凡。我不禁暗自诧异,怎么如此佳作,埋没与此?

    “您买画吗?”

    我抬头一看,一个穿黑色长款羽绒服的姑娘站在面前,白色口罩上面的一双大眼睛正在注视着我。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恳切的目光。本来打算多欣赏一会儿的我,被这目光看的有些手足无措。

    “我只是路过,看看,看看。”我一边回答,一边再次审视她。

    难道这就是作者?不像。我的目光再一次和她的眼神相遇。天很冷,她戴着羽绒服上的帽子,我只能看到她的大眼睛。怎么这双眼睛似曾相识?她也好像在想着什么……

    “你是×××?”她脱口而出。

    “哦,你,×××。”听到这曾经熟悉的声音,我恍然大悟。

    十几年的时间了,已经模糊的记忆逐渐清晰,岁月的影像快速回放。脑海中呈现出她当年的形象。我的同桌,我们班上的才女,诗词书画、品学兼优。只是这些年失去了联系。

    陌生的目光变得有些惊喜,她开始摘白口罩。

    猛的,在她抬起来的左臂上,我发现了一些异样。

    在她的黑色羽绒服袖子上整整齐齐地戴着一个黑袖章,侧面用白线绣着一个大大的“孝”字。“孝”字是工工整整的楷书。缝制时笔画的转折整齐,粗细协调。固定黑纱的别针在“孝”字上面闪闪发亮。简直就是一幅“孝”字黑纱工艺品。紧紧地箍在羽绒服左臂上。从正面看不到“孝”字,根本看不出来戴着黑纱。这种“孝”字黑纱在我们城里是热孝里的重孝。她是为谁戴着重孝呢?

    他仿佛也注意到我在看她的黑纱了,她脸上刚刚遇到老同学的惊喜立刻又弥漫了一层忧伤。

    “我父亲在几天前去世了。”看到我一脸的诧异,她轻声地解释。

    “那你怎么不在家守孝,却来这里卖画呢?”

    “这些画是我父亲生前的遗作,父亲本来打算把这些画卖掉。卖画的钱全部捐献给他一直资助的贫困山区的孩子们,让他们过一个快乐的春节。没想到他连日创作,竟累倒在画桌上…………我想替他完成他的心愿,以慰藉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她的眼里噙着泪花,泪花里透射出坚强的光芒。

     我的心灵为之一震,心中充满了感动。

    “这些画不要卖了,留下来会更有意义。至于钱的问题我可以帮你解决,其余的事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你尽管说话好了,我会尽力的。”

    “明天是父亲的‘三七’,离年也没有几天了。我们村里有不穿隔年孝的的风俗,只好明天在坟上把父亲的热孝摘了,下午去山区看看孩子们。我一个人也不太方便,你如果有时间就和我一起去吧。”她有些不好意思。

    “正好,我开车带你回去,一起祭奠祭奠伯父。我们同行。”

    接下来我们又聊了好一阵子。最后,约定明天上午还是在这里,不见不散。她举起戴着“孝”字黑纱的手向我作别。寒风中,远处黑色的身影上,清晰的白色“孝”字犹如她的心灵在闪闪发亮。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一大早,我换了身整洁的黑色西装,开着心爱的白色雅阁来到了约定地点,她已经在那里等候了。今天她与昨天穿得大不一样了,换成了一件纯白色的羽绒服,一尘不染,显然是新买的,帽子上沿一圈白色的毛条,更有一种飘逸的感觉。左臂上戴的依然是那黑色的“孝”字黑纱,对比强烈,格外醒目。淡蓝的牛仔裤,肥大的裤腿下露出白色的鞋头,在她向我走来的时候,我看到了黑色的后跟,才明白了今天她穿的是糊了白布的孝鞋。白孝鞋虽然显得有些土气,但黑纱和孝鞋是我们这里热孝期里最简化的穿戴,不穿在农村会遭人非议的。

    上了车,我让她坐在了副驾驶座上,我一边和她聊些后面的安排,车开得很慢。身边的大面积的白色和左臂上黑纱的“孝”字不断的映入我的眼帘,这样近距离接触穿白色的女子我还是头一次,心情有些激动。眼神忍不助往右边多看了几眼。结果造成了好几次急刹车,她也觉察到了些什么,不断地提醒我,注意前方。

    在她的指引下,穿过田间土路,来到她的农村老家。家里已经有许多亲友了。好多人都或多或少戴了些轻孝,经她介绍,那个和她一样左臂戴着“孝”字黑纱,脚穿白孝鞋的是她哥哥。说明我的来意后,大家对我都很热情。

    过了一会儿,一名长者喊道:“时间差不多了,大家都穿好孝服,我们要去坟上了。”人们都纷纷行动,有得套白孝裤,有的戴孝帽、扎孝巾。各自装扮起来,只有我站在那里,像一名观众,不知道该干什么。

    她也换好孝服,从屋里走了出来。

    站在我面前的不再是同学,是从头到脚一身白的仙女。飘垂的孝巾,过膝的白孝衣,肥肥的白裤子和白孝鞋。肥大不显臃肿,紧裹更添魅力。真是:孝服逊雪三分白,雪输孝服一段香。

    “你就别去了,在家等我好了。”她说。

    “不,我……我去,我去。”和这样白色包裹的她说话,我有些语无伦次。

    “我带了些纸钱,正好去拜祭一下。”我是有备而来。

    “那好吧,谢谢你。”

    在她一起走着,我的一身黑西服和她的一身白孝服对比太强烈了,很是刺眼。她只顾低着头走路,我隐约觉到乡邻们有人在小声议论。

    坟前,纸钱焚烧的火光后面,她跪伏在地,由低声哽咽,到放声大哭。清秀的面庞满是泪水,洁白的孝服沾染了泥土。在一旁,我的心中又是怜悯又是爱惜。看她这样的痛哭我实在忍不住了,伸手把她抱了起来。“不要再哭了,你的身体要紧。”这时老者说了:好了,大家拆孝吧。

    她也慢慢止住哭泣,脱下白孝衣和白裤子,并撕开缝纫线,连同孝巾等放在我的手里。用剪刀拆下鞋上的孝布,换上一双带来的白旅游鞋。上面又露出了白羽绒服和“孝”字黑纱。

    回到家里,她摘下黑纱放进挎包里。对哥哥说:“回来后,我继续戴到‘七七’的,我不想让山里的孩子们看到难过。要让他们过一个愉快的春节。我们去了,家里的事你自己照料吧。”

   “去吧,你们一定要平安回来。”哥哥的目光订着我。

   “放心吧,我们一定完成大伯的心愿。”我认真地点了点头。

    …………

    疾驰的汽车飞奔在马路上,看着身边白衣白鞋的她。为了一位老人的愿望,和亲人的嘱托,我更加明白了自己的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30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