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美重孝妇的博客

女想俏一身孝

 
 
 

日志

 
 

孝鞋情  

2011-01-31 12:14: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同好知己《孝鞋情》
 从小我对那洁白的孝鞋就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因为穿着它,使我时时刻刻都能想念到我从未见过的姥爷。而姥姥和目前在我懂事起就开始给我做上白鞋穿上,让我永远面还姥爷。而且又因为我和白孝鞋的特殊感情,让我找到了心爱的伴侣,所以那洁白的孝鞋总是认为魂牵梦绕。 
        我和她的初识是在高中入校那一天,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当她低头匆匆从我身边走过,当时我没有注意,突然好像条件反射,使我不由得回头望着她的背影:她那廋弱的身子穿着一件粉白色的外套,胳膊上带着绣有白色孝字的黑纱,细长的双腿穿着再普通不过的黑裤子,那因营养不良而枯黄的头发用白色的头绳系在脑后,脚上穿得是一双手工纳的一带女式白孝鞋、雪白雪白的。看着她的背影,我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不知为何,心里隐约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痛感,满脑都是她那穿着白鞋的影子而挥之不去。
        不知为何?我脑子里全是那个穿着白孝鞋女生的身影,想到那刺眼的孝字和使我动心的那洁白的孝鞋,我的心里就隐隐作痛。

        下午,新生在教室里,班主任宣布班干部人选。当说到团支部书记王小梅时,只见从前面座位站出来一个女生,那系着白头绳枯黄的头发、胳膊上带着黑纱的孝字、还有那让我心仪的雪白的孝鞋。没错,就是她那熟悉的背影,那个让我无比牵挂和怜悯的重孝在身的孝女。她走到前面的讲坛上,苍白的脸上虽热飘荡着愁云,但也难以掩饰她的美丽、略显红肿的双眼,依然透出着漂亮、修长的身材,双腿与身上好像是按比例搭配似的,格外让人喜爱。望着她,我魂不守舍,她就好似仙女下凡般的美丽,使我忍俊不止,浮想联翩----。
        正在我沉缅在暇想的美梦里时,我被任命担任学习委员,也被叫到前面,兴奋之余的我快步来到讲坛上,情不自禁的走到她的旁边,和她一起分享荣誉带给我们暂时的快乐。

        在老师的办公室,我们几个聆听关于学习的安排,使我终于能面对面的看到她这个让我一见钟情的孝女了,如此近的面对着她,只觉得心跳加快、呼吸急促,不由得在心里泛起一种复杂的感情和生理上的冲动-----。

        这难道是天意吗?看过很多琼瑶的言情小说的我心里荡起阵阵涟漪,眼前这个让我怜悯同情、进而使我对她产生了难以启齿的复杂感情的重孝女,难道她就是我心目中那个朝思暮想的漂亮温柔的彩芹吗?
        从小姥姥和母亲对我就进行着严格的传统孝道文化的教育和熏陶,特别是母亲,她也是这么做的,从我和妹妹懂事起,母亲在每次领上我俩给已溘逝多年的姥爷上坟烧纸时,她和我俩都要穿上白孝鞋去,在我的记忆中,姥姥和母亲在我还很小时就给我缝制白鞋让我穿,使我能永远怀念我那苦命的姥爷,因为老爷在母亲十四岁的那年,因严重的哮喘而家里又无钱给他看病,年幼的母亲和刚刚三十出头姥姥眼睁睁的看着他凄惨的离开人世。所以,直到现在,每次提及姥爷去世时的情景,母亲总是泪流满面,就是到现在,已经和父亲在内蒙古工作的母亲,在每年姥爷的忌日和传统的祭祀日期,都还要穿上白鞋,专门赶回来给姥爷上坟烧纸,倾尽孝心和怀念。
        高中的学习开始了,当我每次见到她时,她总是在美丽而又透着愁容的脸上给我以淡淡的微笑。她的笑容好让我高兴呀,心里对她总是有着一种特别的情感。
        终于到了周末,可一想到不能再和她见面,心里顿时有着空当失落的感觉。骑上车子,无 精打采的往姥姥家去。 
        就在我寂寞惆怅的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那不是她吗?她那熟悉的背影、还有那洁白的孝鞋,她正在匆匆的步行着赶路。我立马来了精神,赶快把车子骑到她的前面停下,原来是你呀,张亮,吓了我一跳,你怎么也往这走?看着她连个车子也没有,我顿时心痛起来:王小梅,你怎么也不骑车子?你家是哪的?说不定我还能捎上你。  

        只见她脸上苦笑了一下:哎,家里只有一个车子,弟弟妹妹都在乡里上初中,没办法,当姐的只好步行了。懊,张亮,你家在哪?难道见她和我说话,我兴奋了:我是去我姥姥家,每个星期我都去,在赵家堡。对了你家是那个村的?我家是王村的。什么?你家是王村的。我一听,惊异了,王村和我姥姥家离得不远,可离县城就远了,差不多四十里路呀,就凭着她这如此瘦弱的身子,步行着走到王村,那还不得到了晚上。

        不行,我无论如何亦得帮她,强烈的怜悯和同情,还要对她那种难以启齿的情感促是我红着脸:王小梅,去我姥姥家正好路过王村,就让我把你捎上吧,反正也是顺路。那---那----不太方便吧。她犹豫着:我还是步行吧,对身体也好,就是时间长些。

        看她那表情,有点不好意思,我急了:小梅,咱俩是同班同学,又是顺路,我怎么能看着你步行而走到天黑,如果那样,我还是人吗?你就快点答应吧,难道还有我跪下来求你不成?她望着我善良和纯真的表情,她终于点了点头:那----好吧。
         当她坐上我的车子后,我俩都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十七八岁的我俩,让人看见.,肯定会以为是一对恋人,怪难为情的,所以我和她好半天都没有说话。 
         我默默的蹬着车子,心里只是惦记着她那雪白的孝鞋和醒目的孝字,我按耐不住好奇,当然更多的是想关心她:小梅,是你的那个亲人不在了?好象还没有多长时候?
         听到我的问话,坐在后面的她好半天没有回答我,哎,看来她是不想告诉我,一定有着难言之隐。想到这里,我也就不再问她了。当我正在越来越快的 带着她时,只听见她轻轻的呜吟开了,接着就是悲痛的哭声。
        听到她的哭声,我赶紧安慰她:小梅,对不起,我不该问起这些让你伤心的事情,你不要哭了,听见你哭,连我的心里都为你难受的不行。
        可能是我的善良和真情赢得了她的信任和好感,她一边流泪,一边给我说:张亮,我爸在咱们入校的前一天才刚刚安葬了,他才三十六岁呀,就离开我妈和我们姊妹三个,又走的那么惨。呜----呜---。
         当她说到这里时,她几乎已是失声痛哭,悲痛的说不下去了,伤心至极的她不能自控,坐在后面,把头靠在我的背上,掩面痛哭。她的举止,引得路上的行人,都在好奇的停下来观看我俩,羞的我顾不上安慰她,把车子骑的很快。
         看到行人少了,我慢下来劝她:小梅,你不要哭了,听见你哭,我也想哭,路上的人还以为咱俩在搞对象呢。听到我的劝慰,她才逐渐停止悲痛,慢慢的把头从我的背上抬起:张亮,对不起,我一时伤心,让你见笑了。听见她不再哭了,我又安慰她:小梅,看来你和你爸的感情相当深厚,像你这样现在还能给父亲穿着白鞋、带着孝字重孝服丧守孝的女性还真不多了,难得你对你爸的一片孝心,好让我感动。
        哎,她叹了一声:张亮,你能想到我的心情吗?我爸正是为了我上高中才惨遭不幸的,一想到这些,我就后悔莫及,我如果不上高中,我爸他也不会离开我们全家的,我在家里是老大和长女,我一定要给我爸他守孝三年,要不是在学校,我会每天穿上重孝为我爸服丧。
         听见她的真情表白,我被深深地震撼了:小梅,你在家里肯定是个特别孝顺的闺女,而且也是个严格按照传统孝道文化和遵循咱们这里传统白事礼节办事的女孩子,想着在你爸不在的那几天,一定吃了不少苦,这一点在教室第一次看到你我就有这种感觉,咱们这里的传统礼节特别复杂繁琐,你在家里既是长女,又是老大,而且又是个特别讲究传统礼节的孝顺闺女,我真的不敢想象你是怎么挺过来那几天的。
         张亮,和我爸给我的养育之情,我这点苦根本值得一提,我只是遗憾的是永远再也不能在我爸身边孝顺他了。说到这里,她又是悲痛的不行。

  评论这张
 
阅读(373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